<sub id="9bnzd"><dfn id="9bnzd"></dfn></sub>

<meter id="9bnzd"></meter>

        <form id="9bnzd"></form>
      <rp id="9bnzd"></rp>
      
      <meter id="9bnzd"></meter>

      <meter id="9bnzd"></meter>
      海東日報首頁

      最大的風暴藏在兩棵草之間

      ——簡明詩歌的哲學思考與分析
      2024-01-05 09:27:09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胡永剛

      關注簡明的詩歌創作已經許多年,在簡明最重要的兩本詩集《高貴》和《樸素》中,其或雄健豪放、或冷峻深沉、或吐納風云的抒情背后,傳達著他對故鄉草原的深情禮贊,對民族歷史命運的深切關注,對復雜人生與生存矛盾的現實警覺,廣度上有擁抱宇宙時空的博大胸懷,深度上有貫穿天人合一的哲學思考,而哲學思考正是簡明詩歌氣勢軒昂、光昌流麗的美學個性,與充溢著浩然之氣的高貴靈魂聲息相應、激蕩相搏,閃現著智慧之光。

      簡明善于發現,并在人與自然和諧共處中彰顯生命的力量與人性的善惡。他將個體生命置于天地萬物之間獨自舞蹈,獨自歌唱,從自然景物、社會、人生、人性、機遇和讓人困惑的命運,以及從那些存在于角落不被人注意的瑣碎事物中,靜觀、體察和發現生存的全部意義?!锻泻趵K草原》一詩正好提供了我們得以考察的途徑。簡明說:“草的盡頭就是這座雪山/科古爾琴,天山山脈的一根/草,只摸到了4500米以下的雪線/雪山似乎不可翻越”。從一棵草的視角仰望雪山,高不可攀,這樣嚴酷的天然屏障,是大自然賜予人類的禮物,別說一棵草不能高攀,“雪崩、狼群、羊/還有草身后的伊寧市”都望而卻步。表層看,是還原了雪山那種凜然的不可侵犯的姿態;深入觀,其實是詩人內外相修、生命同化所渴望抵達的至高至純境界的極致愿望。“最大的風暴藏在兩棵草之間/如同蒙汗藥藏在阿帕爾汗腋下”,簡明詩歌在莊重的敘述后,總有一些讓人興奮的拍案叫好的絕句出現,藝術感染力和其中的深意可會心一笑。“最大的風暴藏在兩棵草之間”這個意象立刻像一幅圖畫展現在眼前,從弱小中見到強大,有四兩撥千斤之效,低首穿行于現實萬物之間、洞察世界的微觀視點,天人合一的哲學理念在這里得到充分體現。讓我們看看詩人是怎樣洞察人類在自然面前的那種弱?。?ldquo;到過托乎拉蘇的都是大人物/我從草地上深深淺淺的腳?。嗔克麄兊纳矸莺腕w重/草原不留客,再小的甸子/也跑死過汗血馬”。這里的“大人物”“草甸子”“血汗馬”“腳印”與“身份”等等,都是詩人用大與小、強與弱的思維,調動富有鮮明對比度、極致反差度,不同形式的萬物情狀的意象,形象地把詩人面對自然、面對世界和宇宙萬物時,那種卑微與敬畏、依戀與追尋、孤絕與激越、天人相和與物我同化、自由精神與生命超拔的思想情致和理想高度充分凸現出來,同時呈現出人類在自然面前的不可超越性,既讓我們看到了詩人生命的外化,又感受到內在不可企及的超凡與高貴。類似這樣深含哲理性的思考還有很多,“貪吃腳下草的不是千里馬/安居冬窩子的不是哈薩克”(《轉場抒情》)。

      簡明詩歌有一種奔騰的生命氣流在靜止時呈現出事實真相的全息能力。“一頭誠實的牛,眼睛里找不到一絲/風塵”,這一句讓我心生驚懼,因為這是真相。我們的眼睛常常被風塵蒙蔽,我們的心常常會自以為是、妄語亂言,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面對一雙誠實的眼睛,你會安靜下來,你也會回到自己的內心,觀照與體察心的走向。他傳遞給我們的意思是什么,已經不言而喻,這就是藝術的力量,這就是誠實的力量,這就是人性的力量。閱讀簡明的詩歌,你會發現,詩人的語言和思維跳躍,營造的氛圍撲朔迷離又聲息相搏,絕不局限于一種舞動。這種外在千姿百態、氣象萬千的詩意形態,表現出詩人天馬行空的思想和天、地、人融為一體難解難分的宇宙生命觀,完全是由詩人敞開大時空,含蘊大氣魄的哲學意識所托出的精神氣象和天地合觀的思維漫游。在這種思維導引下,我們不難發現更多詩人目力所及、精神觸角延伸到的深遠而細微的生命體征。“雪山生長的速度,讓伊犁河水/泛濫,一天一個模樣的牧場/讓天空越長越高/萬物的容器,處處是源泉(《鞏乃斯草原》)”。詩人是智慧的,也是悲憫的,因為他的眼里始終看到鮮活的生命狀態,哪怕是草原、牧場、河水、雪山與天空。他隨景入心,與其說是云天的照射,不如說這是生命的投影。從這些激蕩與沉淀中可以感知無常,也可以覺察到新生的力量:“萬物的容器,處處是源泉。”他的詩充滿鮮活的辯證法,有明麗,有沉郁,期間雜糅著相互的矛盾,但最終你所看到的都是一種神秘的力量,悲喜交集,悲歡離合,無不投射出他的哲學思想。我們來看,“一頭誠實的牛,眼睛里找不到一絲/風塵。那些始終堅持并且/懷舊的事物,那些找到水/才能夠找到它們的事物/隱忍,拒絕浮華/只存在于時間深處”,“懷舊的事物”“水源”“隱忍”“浮華”……這些隱喻意象,就是一個個伏藏在時間深處的事物初原與本真,也是詩人內心世界追求與依傍的理想情狀。“懷舊”也好,“水源”也好,都隱喻著最美好的事物,把我們帶入極高的精神領域,無論處于何種境界,順境還是逆境,考察我們的是生命自身的觀照,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內心的隱忍與安寧,這才是最后波瀾不驚的人生況味。“不是親眼所見,我絕對不相信/跪食的牛犢如此虔誠/我用青草的想象力/承載生活,用一個巨大的牛蹄坑/存欄雨水和太陽的光芒∥公牛在水草茂密的河谷,爬到母牛身上/(那里有一天二十五小時的日照)/從此,公牛會情不自禁地掉膘/母牛的乳腺會張燈結彩/它們像人間一樣悲歡離合。”這一節內涵十分豐富。簡明詩歌中絕少有想象的現實,簡明提供的是生活的現實,而且是我們日常司空見慣的生活的橫截面,或者橫截面上的一個點。這是他善于捕捉生活的能力體現。他說,“不是親眼所見,我絕對不相信/跪食的牛犢如此虔誠”,這里在說什么?一個感人的場面,還是說性靈的光輝?“我用青草的想象力/承載生活,用一個巨大的牛蹄坑/存欄雨水和太陽的光芒”,讀到這些詩句,你的心會瞬間變得柔軟,也會變得崇高,因為它直接抵達了生命的內核。人間煙火啊,多少悲歡,都在此上演。這種看似平淡實則揭示事物本質的觀察點,無不從小處入手,顯示大氣象,它的內在氣脈洋溢著跌宕有致的辯證法張力,詩人心念所到,隨意驅使,變化生妙,有種舉重若輕的審美把握能力。這樣的詩句還有很多,如:“像羊群散居在草坡,鄉愁散居在云端/它們從未真正進入草原的內心/河流將沙子均勻地分布在河道兩岸/正如細碎的幸福,遍布人生(《沙漠》)”;“決定與先人結轡策馬/是在先人成為先人之后/本身就不是易事/況且草原留不住信馬由韁的主人/他相信馬鞭比命運/更沉重(《轉場抒情》)”。閱讀簡明的詩歌,其實就是觸摸詩人30多年詩寫生涯的成長痕跡,感受他精微的生命體驗和博大的精神世界。我相信在時間的回音壁上,后來的翻閱者,定會聽到他心靈的回響——

      我在地球表層刻下一刀/簡潔的刀法,與我的命運相似/飛鳥留在天空中的體溫/只有天空才能感知/風,什么痕跡也不會留下/一直往低處走,反而成為高度/我從未超越過別人,只完成了自我/我走了相反的路/我的偏執抑或深刻/羞于后入勘測——(簡明詩集《樸素》)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看久久久久久一级片_热久久最新地址免费观看_夜夜高潮天天爽欧美_一区二区三区不卡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