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9bnzd"><dfn id="9bnzd"></dfn></sub>

<meter id="9bnzd"></meter>

        <form id="9bnzd"></form>
      <rp id="9bnzd"></rp>
      
      <meter id="9bnzd"></meter>

      <meter id="9bnzd"></meter>
      海東日報首頁

      探幽東珠林卡

      2022-01-11 11:59:33 來源:海東日報 點擊:

      □文圖/青茉莉

      從化隆回族自治縣牙什尕方向前往群科新區,必定要過一座橋。這座橋很不起眼,以至于很多人都沒怎么注意到它。我曾在這座橋上步行來回走了三次,不是為了一睹它的風采,而是想看看它的名字,結果一無所獲。

      對這座橋的關注,是我入住橋東側一家賓館時才有的想法。不過話說回來,我與其說是想關注這座橋,還不如說是要關注橋下的那條溝。

      這家賓館的南側是一個工地,塔吊在那兒立著,陀螺似地在原地轉著圈兒。工地才挖出一個大坑,所以視野非常開闊,黃河就隱隱約約地出現在了視野里。

      冬季的黃河肯定充滿了寂寥!冬季的黃河也許另有一番情趣?就在去與不去的猶豫中,賓館西側的那條溝赫然出現了,好像它是從遙遠的地方悄無聲息過來的,并且還是以匍匐前進的方式到這里來的,要不我一開始怎么沒發現它呢?

      順著這條溝往南一直望過去,黃河岸邊一座紅色建筑被陽光洗得一塵不染,發出耀眼的光,不用猜想就知道,那是一座寺院。一瞬間我便做出了決定,抓起相機走出了賓館的大門。

      那條溝確實是從遙遠的地方而來,那是隱藏于歷史深處的某個地方。那個時候,這條溝并不存在,是一條涓涓細流首先切開了大地的胸膛,它就如一把手術刀,鋒利得難以想象。裸露的赤土里似乎浸滿了鮮血,這被剖開的泥土又如松散的脂肪,順著水流沖進黃河。

      很明顯,這條溝是黃河的一條支流,但它并非完全是季節性河流,因為此時雖然是冬季,流淌了數萬年的細小水流仍在。想要短時間內尋找到這條河的源頭,顯然已經超出了我此時的能力范圍,不過順著它來的方向,也就是正北方,就是層層疊疊的山巒,巍峨的青沙山就在那個方向,而青沙山上常年的雪峰完全可以提供不竭的水。


      雖然一時無法下到溝底,但這條溝奇特險峻的全貌已經展現在了眼前。只見溝內河道縱橫,溝壁如刀削般齊整,有些溝壁則早已獨立成峰,如一個個雕像般挺立著。從溝底到兩岸至少有10米的落差,因此,兩岸的房屋就等于建造在懸崖峭壁之上,溝內那些楊樹、柳樹雖然極力向上生長,但至今它們的樹梢仍未抵達溝沿的高度。

      種種跡象表明,這又是一條季節性河流。每當夏季多雨季節,巨大的洪流猶如下山的猛獸,用利爪不斷挖開身下堅硬的泥土,讓大地無奈地眼睜睜地看著自己一步步淪陷。除了水,風也是切割深溝的“幫兇”,它呼嘯著從北方而來,掠過蒼穹,把大地的傷口撕得更開,同時也讓溝內那些雅丹風貌變得圓潤。

      這是怎樣的一種力量???這是一種無法看見的力量,那就是執著。水用它的柔弱,風用它的無形,數萬年執著于對大地的雕刻,最終才打磨出想要的風景!

      隨著一排排房屋向身后移動,我已置身于向東村。此時的陽光剛好,柔和地斜射在墻壁上,人家房屋的半截外墻就這么被染成了橘黃色。趕羊的一個阿爸告訴我,村子西側的那條溝有一個藏語音譯的名字——牙麻隆溝,具體名字不得而知。而化隆縣文聯的一位朋友事后向我確認,這條溝應該叫東珠林卡溝,同樣是藏語譯音,同樣也不知其所蘊含的意思。

      站在向東村的南面,才發現和之前在賓館看到的那座寺院還隔著一個深深的溝壑,幾只喜慶的喜鵲翹著尾巴在學習跳躍行走,看見我過來,縱身一跳,就隱沒在溝壑里。如何才能到達那座寺院,去欣賞那彼岸的風景?多虧了那位阿爸的指點:沿著放羊的路下到溝內,再爬上對面的高地。


      于是就數著羊蹄印向溝底前進。這是一個艱難的過程,首先對膝蓋的損傷極大,再就是完全循著羊蹄印走也有難度,因為我發現,羊兒并不像行軍那樣整齊劃一,它們當中的很多并不走人類認定的那條羊腸小道,而是走它們自己認為是路的路。所以,山崗上到處都遍布有羊蹄印。

      是的,下到溝底我自然稱向東村所在的平地為山崗,就連那座寺院,也只能仰視了。

      寺院正是筑在一個高高的臺地上,并且這個臺地三面都是垂直的峭壁,只在東珠林卡溝入河口的那一面留下了一條陡峭的山路。

      爬到高高的臺地才發現,寺院正在修建中,山門、大殿等主體建筑全部完工,彩繪似乎也已完成,整個建筑群雕梁畫棟,煞是好看。院落里散落著木頭等建筑材料。見我進門,兩只紅臉的大白鴨沖我嘎嘎直叫,我無法斷定它們是不是劍鴨,因為在青海,這種家禽很少見,是誰把它們帶到這里來的呢?


      這座寺院應該就是安達其哈卡昂寺,在藏語中又稱為“安達恰罕卡昂寺”。按照流傳的說法,安達其哈卡昂寺始建于清初,塑有一尊巨型彌勒像,并從夏瓊寺請來活佛開光,所以安達其哈卡昂寺也就成為夏瓊寺的屬寺。在清雍正元年,也就是公元1723年,安達其哈卡昂寺被毀,只留下了彌勒殿,到了清光緒二十一年,即公元1895年,彌勒殿也毀于戰亂,后來又被重修。兩位前來轉經的藏族群眾說,安達其哈卡昂寺此次修繕已有三年時間。

      站在安達其哈卡昂寺看黃河,看的是驚心動魄。寺院院墻下的峭壁與河灘呈90度的直角,探頭出去,換回來的是一陣眩暈,以及雙腿的發抖。往遠處看,則是壯闊黃河和連綿山巒帶給我們的氣定神閑。

      歷史往往就是這樣,有時就在一個不起眼的溝壑里,向我們露出它最精彩的篇章。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日報 版權均屬海東日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看久久久久久一级片_热久久最新地址免费观看_夜夜高潮天天爽欧美_一区二区三区不卡视频